成功的原因往往只有一个,而失败的原因却总是多方面的。–引子。

搜搜的失败是中国的互联网历史上的一件大事。至今,还没有人,甚至在腾讯集团内部,对于搜搜的失败进行认真的反思。承认失败的勇气并不可耻,也不会影响腾讯的伟大,正如尼克松停止越战并不让美国蒙羞。之后的中国互联网,同样经历了更多的失败案例,多多少少都有着搜搜当年的影子。

本文试图以自身的经历和感悟,来尽量还原当时搜搜的场景和作为普通员工之一的心路历程。时过境迁,其中的瓮中人,均已经离职或腾讯内部转岗,大家当时的努力早已不在,而文中也会有记忆上的谬误。

实习生

2010年度3月份,哈尔滨出奇的冷,3月份还是冰天雪地,没有见到一丝春天的气息。当时面临毕业的我和同学,去学校附近的华融酒店,参加腾讯公司的校招面试。辗转到了5月份,柳枝还未抽芽,我已经如愿收到了腾讯公司搜索平台部的(当时叫R2线)的实习通知书。当然,顺便感谢当时腾讯公司的面试官和导师的支持。

在7月份,辞别了导师和同学,怀里揣着和几位同学借的5000块钱,平生第一次做飞机,从遥远的东方巴黎哈尔滨,飞到了南国深圳。当时毕业季,对于何去何从,去北京上海还是深圳,大家心里都是迷茫。抱着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态度,我选择了深圳。

7.17号下午,飞机于深圳落地,当时还是宝安老机场。对于一个北方人,记忆里特别清楚的是:一下飞机,一阵子铺面的热浪席卷而来,天空明净湛蓝,城市繁华充满活力。对于个人事业的发端于此开始。当时的腾讯的战略,也是雄心勃勃,想大而全的吃下互联网世界。

入职之后,就开始紧张的实习生涯。当时的基础并不牢固,很多常识的知识都了解不深入,实习阶段又有淘汰指标,所以心里压力非常的大。当时搜搜的技术驱动的模式已经建立起来,对于个人的工程能力非常看重。又没有百度那样细致入微的培养计划,往往期待新人一下子就能够担负一个大项目。招聘的时候,搜搜的要求相对于其他部门又高,里面高手如云,综合起来,对于新人的压力可想而知。对于我,在校阶段仅仅了解同步、异步、多线程、进程间通信、互斥锁、Epoll等理念,但是并没有太多的应用经验。参与公司项目,真是应用了书到用时方恨少这句话。

当时一位西安电子科大的朋友,从新入职的角度,说了一些对于部门内部项目流程、管理等方面的缺陷。但是大家仍然对于搜搜充满信心。在他返回西安的时候指着腾讯大厦说:能够挑百度的就是搜搜了!

2010年11月份,回一趟学校做论文中期检查。之后再匆匆回到深圳,一直熬到年关,组长看我回来,很是开心,还专门请项目组人吃饭。老腾讯的氛围,质朴纯真,令人叹息。

实习期,就有很多人在做封闭开发。这个模式在搜搜的阶段屡见不鲜。作为低效的研发管理模式,后面很多公司变相的在搞,类似996等。

实习阶段的项目,给了一个月时间完成。虽然一个月时间完成了,但是系统性能很低,通信组件同步、异步处理的思想也没有吃透,后来继续进行优化,才逐渐的提升了性能和稳定上线。投产后也没有发生太大问题。这个系统应该是用了不到一年,就被废弃掉了,被搜搜的大跃进式的新架构淘汰掉了。项目大跃进和频繁的不必要的重构改进,耗费了部门很大资源。

实习阶段记忆尤为深的一件事是,一天中午,在腾大18楼左边工位,来了2位穿着蓝色衬衫,文质彬彬的工程师。大家都在传是谷歌来的工程师,当时大家都对谷歌具有强烈的崇拜之情,看着我的导师和其他老资历的同事在和他们谈话。后来是他们主导了搜搜的新架构,期望毕其功于一役,超越百度。在人类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件事就能够成功的事情。不切实际的战略往往导致灾难的后果。

实习期伴随毕业之后结束,转让正是员工,意味着以后,开始担负更大的责任,或者,担负不了而被淘汰的后果。在实习阶段,总体了解了TX系的研发管理方式,也接触了工作涉及的内容,和将课本上的知识转为实用的阶段。对于搜搜的情况有了朦胧的认知。当时还上升不到战略思考的层次上来。

工程师

正式入职之后,开始做一个分布式Cache系统。这个项目只是搜搜新架构重构的一部分。每个项目都有一个宏大而理想的目标。

搜索引擎是互联网行业里,技术复杂度最高的一个学科,几乎综合了所有互联网的知识。也许跟银行系统对比,互联网的搜索是复杂度可以和银行业务相媲美的。搜搜引擎每秒钟都需要响应成亲上万人的点击,对于性能的要求非常高。(搜索引擎包涵下载、检索、索引和相关性四大块)

对于这样一个大学科的系统,梦想一朝一夕之间,对于所有的重要系统进行重构,重新按照谷歌的标准进行设计,这种挑战和风险,对于一个长期不盈利的部门来说,与其不如说是不切实际。而且,从逻辑上讲,不可能重构的重要系统,就能够达成超越百度的目标。

就其中的任一子系统,如Cache系统,每个系统都提出了相对于业界当时水平更为高的指标,就风险而言,每个子系统都可能存在失败的风险,即使一个子系统失败,对于整个部门的总体项目,都会存在上线风险。譬如Cache系统失败,那么检索和依赖的索引、快照系统也无法正常工作。

当时的业界已经开始大量使用开源的系统,降低开发风险和成本。阿里和百度都是如此。譬如Cache系统就完全可以使用当时的memcache等,或者腾讯内部也有大量的类似系统可以复用。作为技术的痴迷者,搜搜内部没有采用这些成熟的组件,而是选择重新造轮子。一如现在的部分民营银行,搞什么交易级总账等造轮子系统。噱头都不是。最典型的就是hadoop、mapreduce等系统。

搜搜并不去使用hadoop、mapreduce和bigtable等业绩开源的著名系统,而是组织了大量、最好的人力、物力去重新做这些系统。对于资源成本的浪费无法计算。项目的风险更难预测,对于hadoop等类似的复杂系统,自研成功的概率太低。一同在搜搜实习的某同事最后去了百度,当时百度内部(还未狼性化之前)对于项目流程有一套更加合理的规则,有类似技术评审,对于搜搜重做hadoop的事情嗤之以鼻。

2011年一个晚上,从科技园加班回家的路上,同事指着南海大道桥东下无家可归的人说比起他们,我们还幸福的话。并有一个小小的争论:当时我认为应该不去做新架构,而是将所有资源用于商务搜索和商务推广,还有搜索的核心相关性上来,将用户吸引进来。而同事认为磨刀不误砍柴工,先将技术做好,在去做赚钱的事情。

从实事上看,从逻辑上看,后者的想法,代表搜搜内部大部分人的想法,是失败了。首先,没有任何一件事,是等着你把所有条件准备全了,才去做,时机和竞争对手都不会等你。粟裕打淮海会战也是仓促之间爆发的大决战,而不是很么精心准备。面对百度搜狗等咄咄逼人的攻势,不可能会给你2-3年时间先去修炼。

再者,任何系统都是迭代改进的结果,而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完美的。不可能一挥而就就建设一个完美的系统出来。因为没有真正面对大流量客户和复杂CASE的冲击,是不可能会让系统经历实践的检验而成熟起来,百度的大部分系统都是经历了大流量的检验,超越百度无从谈起。

2012年腾讯总结搜搜没有继承腾讯产品的基因。这话只是看到了皮毛。搜索等同于商业行为,不是单纯的社交,搞几个按钮就可以收服人心。百度在当时的ECOMM商务搜索部和凤巢系统,还有庞大的推广销售队伍。这些都不仅仅是靠的流量,也靠的抓住商业的本质。

在搜搜于产品和商务和运营上,都没有什么吸引人的举动。大部分的资源都给了科技部门做新架构重构。更不用谈商务上、产品上、运营商和百度打差异化。

一位相关性的一起实习的同事抱怨道:2010年,搜狗做的不如搜搜,12年,我们把精力都投入到了新架构重构上,搜狗在相关性上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长期进行封闭开发等低效沉重的研发模式,让员工不堪重负,开发效率不高。后来很多公司都仿照搞了996……

搜搜的技术团队,用外人的话来说:“搜搜人的技术还是非常强悍的…..”,每个人又是迷茫,找不到方向。战略是错的,南辕北辙,越努力离目标越远。

其他

sOSO被卖掉之前后,互联网开始向移动互联网转型,微信也在那个时候应运而生,腾讯集团的战略,也已经历了几轮的调整。互联网金融借助移动互联网也开始了蓬勃的生长,腾讯帝国也开始了新的征程。新的生命总是建立在历史的废墟之上,正所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