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柴叔SEO」首页
  2. SEO培训

雅星平台


雅星平台:说互联网横扫一切,一点都不为过,尤其对于文娱产业。

从网文、网游,到直播、雅星平台、网剧、网大……互联网似乎网罗一切,不仅在改变着人们的娱乐消费习惯,也在改造着整个文娱产业格局。

网文启蒙于1998,网游起步于1999,网络剧开始于2009,网络大电影开始于2014,2016年直播行业发生了“千播大战”,如今短视频成为了优爱腾和抖音、快手都想要抢占的新风口,搭着互联网的快车,传统娱乐产业被不断改造升级、快速迭代。

但同时,即便是发展了20多年的行业,也依然跌宕起伏、战火纷飞,起点、晋江等网文平台被查整改,网游版号数量被限,直播在热闹之后开始大面积“死亡”,网剧正在成为剧集主流,网大也在改变着电影形态……

变革时刻都在继续,各家公司都想抢占头部市场,有人赢在了起跑线,却输在了路途中央,有人后起直追笑到了最后,他们如何在“百家争鸣”中脱颖而出,站在互联网的风口。网络大电影(ID:wxs360)深扒了“互联网+文娱”20来年的变革,借前人之经验,试图为大家寻找“过冬”的方法。

雅星平台:吃老本or辟新径?一代中国首富的潮起与潮落!

提到网游,不得不说陈天桥和他的盛大。

1999年,陈天桥注册了“盛大”,想要踩着“先行红利”,涉足国内网游市场的他,有一个美好的愿景:“要做网络版迪士尼。”

2001年,陈天桥孤注一掷,以30万美元买下韩国网游《热血传奇》的中国独家代理,收获了创业路上第一个赌局胜利,这款游戏空前火爆,成为青少年潮流,并且催生了一个让中国家长瑟瑟发抖的词语:“网瘾。”

2003年,盛大在纳斯达克上市,其后的一年,陈天桥凭借88亿资产成为了最年轻的首富。很显然,陈天桥在市场的前瞻性这块完全没有问题。但一切看似美好,警钟却已悄悄敲响。

没过几年,网游市场被腾讯和网易瓜分,就拿2012年Q2的网游市场数据来看,腾讯已经占据35.9%的市场份额,网易占据17.5%,其次才是盛大,占据了13.9%。盛大风光不再,而陈天桥也卸任了诸多盛大职务,归于沉寂。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盛大沦落至今?才让当年的网易和腾讯两个网游界小鱼苗有机可乘。

首先,盛大忽视了自研游戏的研发。当年大多数游戏都是国外引进,没有自主研发网游,很显然,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缺口,但是盛大没有注意到这点,反倒是网易游戏自主研发了不少游戏,虽然也经历过一些失败,但也做出来不少爆款,如《大话西游》开创了中国回合制网游先河,令人耳目一新。后来又研发了《梦幻西游》、《倩女幽魂》等网游,风靡全网,杀盛大一个措手不及!

其次,盛大更多时间在吃老本,没有想到去代理更多的新游戏。有人曾形容盛大:“十年靠一部《传奇》支撑。”盛大当年代理的游戏少之又少,这就导致了同样资本雄厚的腾讯抢占了先机,2008年,腾讯拿下了《CF》和《DNF》两款网游,其中《DNF》成为了中国网游界最快突破百万人同时在线的游戏,再加上腾讯拥有强大用户群体的优势,使腾讯迅速赶超盛大位居网游行业第一。想想,如果当初盛大买下了这两款游戏,腾讯也就失去了一次绝地突击的机会。

过于故步自封再加上缺乏发展的眼光,导致盛大一点点被腾讯和网易挤出市场。直至现在,腾讯和网易几乎垄断了网游市场,在他们以下寄居的小厂商,日子也过得很舒服,高回报竞争压力也没那么艰巨,不过目前也面临着不少问题。

由于网游呈爆炸式增长,再加上国家对低俗网游的严格管控,版号越来越难。网游市场和影视市场一样,也被迫面临整改(点此回顾:游戏行业的”版号”困局:3个月发放999个,为何还是一号难求)。

网络文学:从免费到付费再到免费,前进or后退?

从1998年到现在2019年,网络文学已经发展了20多年,可是一直都有人在唱衰网文。

著名作家麦家就曾在2010年放出豪言:“网络文学99.99%是垃圾,只有0.01%是好东西,如果想从网络上找到好的文学,无异于大海捞针”,“如果我拥有一项权力,我要消灭网络文学。”

郭敬明也说:网络文学99%都是垃圾。

但是,当年被大多数主流作家“嗤之以鼻”,如今已经让传统作家和传统书店都瑟瑟发抖。

2003年起点中文网的诞生,是网络文学最重要的转折点之一。起点中文网第一次让网络文学从免费步入到付费阅读时代,网络文学有了清晰可持续的盈利模式,随后潇湘书院、晋江文学网等,各自侧重不同,都在市场上分羹立足。

在2015年,盛大文学与腾讯文学将合并成立为“阅文集团”,旗下包括QQ阅读、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潇湘书院、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等众多付费小说网站,大有“一统江湖”的意味,占据了网络文学70%以上的市场。

然后从2018年开始,本来已成定居的网文行业,一年间天翻地覆。

Questmobile数据显示,从2017年12月至2018年12月,排名前十的网文平台中,有3个席位发生易主,新晋玩家分别是米读小说,爱奇艺阅读和连尚免费读书。

对于一个市场格局早已固化的传统行业来说,这种变化速度堪称奇迹。

随着阅文集团在2018年减少了80万付费用户,以连尚免费读书、米读小说等免费阅读网文平台快速崛起,此消彼长之间,一场大战近在眼前。

面对扯起免费大旗的新贵,网文行业的旧富们已经在改变观念和态度。阅文集团积极应对,其免费产品飞读已在安卓端测试,阅文集团联席CEO梁晓东在年度业绩发布会上称,希望通过这个应用程序触及不同的用户群体,与付费应用程序形成互补。

付费阅读转变成免费阅读,自然脱不开时代的转变了:越来越多的知识和内容在被免费共享,而广告植入催生了阅读网站新的受益形式。过去的付费阅读不得不转变为靠广告受益存活的免费阅读。

总的来说,网文在时代的七转八折中生存了下来,而如今,网文的IP改编虽不像往年被炒至大热,但营收还是相当可观。

还是那句话,百变时代,适者生存。

千播大战:一场宿醉的狂欢

直播过去有多火?看看奔向直播行业的热钱就知道了。

2015年-2016年期间,国内大概涌现了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足足有200家,其中BAT涉足的直播平台,就有17家。

可是到现如今再来看,直播行业则显得破败不已:许多平台早早不见了踪影不说,就连王思聪投资的熊猫直播,也败下阵来,连主播的工资也发不出去。

直播行业潮起快,潮落更快,就像是一场宿醉的狂欢。究竟为什么闻名一时的千播大战会沦落至此,让我们一起来剖析一二:

一,政策因素。直播催生了许多网红,导致许许多多的人前仆后继进入直播行业,想要一举成名,许多人甚至为博取眼球无下限玩火。而平台则为了盈利放任不管,虽然在短期内获得了巨大收益,但实际上是在引火烧身!2016年,国家对直播行业进行了相关整治,不少内容低俗的直播平台就此关门大吉。

二,行业虚高。早起直播行业引爆网络,不少资本家野心勃勃介入直播行业,为了争抢头部市场,高薪挖热门主播成为常态。但从整体回报率上看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三,内容表现形式有限。大部分直播都是主播坐在房间里和用户聊天,限定空间,限定内容,久而久之,会给大家审美疲劳的感觉,久而久之大家就厌倦了。又偏巧在这个节骨眼,短视频应运而生了,短视频内容多样化、不限空间和时间,给大家提供了更多有趣精彩的内容,这就导致了大家的兴趣点发生了转移。

除去上述的普遍因素之外,各直播平台还存在其他问题,比如管理缺失、目标方向不明确等,造成了大量直播平台的颓败,就连带着王思聪光环出生的熊猫TV也没能幸免于难。而今宿醉后清醒的直播市场,相比往年显得寂静不少,造成如今斗鱼一家独大的现状。

不过,不能说直播平台因此而落寞,直播与用户之间面对面的亲密互动模式,要远远强于短视频等,像现如今电商+直播模式,美妆+直播模式,依然盛行,就连许多短视频运营者,也会时不时开个直播,和粉丝进行互动交流。

而在直播的热闹劲儿过后,很多直播网站纷纷转型做起了短视频。

视频平台探路:蛮荒时代如何走出精彩

2004年11月,我国第一家视频网站乐视网成立,拉开了中国视频网站成长的序幕,而2005年上半年,土豆网、56网、PPTV、PPS等相继上线。随后上线的有优酷、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爱奇艺等。

谁都想来视频网站上分一杯羹,也的确有很多人分到了羹,但更多的人却在这场大战中隐退。爱奇艺、腾讯水平、优酷稳站第一梯队,用户渗透率超过80%,土豆网已被淘汰,沦为了短视频网站,乐视和搜狐已经跌到了第三梯队:

纵观历史,视频网站发展大约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雅星平台第一,从UGC走向精品自制。在视频网站发展最初,大家模仿的是美国YouTube的UGC(用户生产内容)模式,后来,随着Hulu依靠正版影视剧内容发行实现盈利,国内视频网站也开始纷纷效仿,就拿土豆网和优酷网来说,遵循的就是“UGC+长视频购买版权”的模式,在前期也赢得了大量关注,从2010年数据看,其中优酷占市值的21.5%,位居第一,土豆占市值的16.2%,位居第二。

但是这种模式也很快出现了问题,对于UGC而言,用户生产的内容大多粗糙,谈不上精品,这种粗糙产物面临的结局只能是被用户淘汰。

而对于购买长视频版权而言,一部剧时常是分销给多家网站同时播放,这就造成了各个网站内容同质化严重,为寻求突破,各个平台开始玩起了自制项目,比如优酷推出了《泡芙小姐》、《嘻哈四重奏》等自制剧,搜狐则推出了《钱多多嫁人记》等剧,再到后来乐视网的《太子妃升职记》等,这些自制项目凭借精湛制作和良好口碑刷爆网络,紧接着出现的便是凭借猎奇、玄幻等元素刷爆网络的网络大电影诞生,初出茅庐的网络电影的尺度要比院线电影放宽很多,僵尸片、鬼怪片、无奇不有,充斥网络,迅速得到一些猎奇心理的用户欢迎。

第二,如何布局。各个平台为求存,争抢资源的同时,也注重与自己的经营模式,像腾讯近年网综非常强势,拿2019Q1来说,还是主打精品战略,推出了《我和我的经纪人》等节目爆红网络,而影视剧方面则推出了《怒晴湘西》、《新倚天屠龙记》等;爱奇艺的项目看起来更加全面,像是一个手握大权的大佬,在网剧方面网感十足且雨露均沾,宫斗、甜宠、玄幻均有覆盖,网综则有《青春有你》、《演员的品格》两档重磅节目;而优酷则像是一个土豪,手握《东宫》、《乡村爱情》两大热门IP剧,在网综上也显得野心勃勃,推出了《以团之名》、《这!就是原创》这样的精品剧集(点此回顾:《这!就是原创》一路折戟:观众爱的是名声,不是乐声)。

战况激烈,毕竟,谁都想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内容就成为了核心竞争力。

视频网站发展至今,需注意的视频平台发展的一个现象是,早期爆红网络的视频平台,在今日其实已经名不见经传。如PPTV、土豆、PPS等,只有优酷,还勉强留在第一阵营,但也已经没了江湖大哥的地位。

都说影视制作者难,其实平台更难,稍不留神,自己嘴里的肉就被别人叼走,可见优爱腾走到今日有多不容易。

网剧网大:一直被唱衰,但越活越精彩

现在的网剧已经是一副“翻身做主”的模样,这几年不仅诞生了《余罪》《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等爆款,而且在口碑与话题度上,已经能与上星电视剧分庭抗礼。就连最近热播的《破冰行动》,也是网络先于央视播出,成为了网剧里面的最大赢家。

但诞生之初,网剧跟网大一样,同样不受待见。即便是《屌丝男士》《万万没想到》已经风靡网络,《灵魂摆渡》这样的爆款网剧已经出现的2014年,在大多数人眼里,网剧还是很“low”的。

如果大多数人对于网剧的“low”印象不再深刻的话,那网络大电影的“low”就是所有人感同身受的。

网络大电影起步较晚,从2014年诞生开始,唱衰的声音就一直不断:“网络大电影很low”、“网络大电影99%都是垃圾”、“网络大电影风口已过”、“网络大电影不行了”、“网络大电影就是一场骗局”、“网络大电影不配叫电影”……

但是5年过去了,一直被唱衰的网络大电影,不仅没有死,反而一路被看好,而且单片票房越来越高。

据爱奇艺数据,2018年网大数量下降了,但分账票房总量反而增加了54%,每部网络大电影的平均分账增长近1倍,头部网大的吸金能力也更强!

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网络大电影公司获得了资本的青睐,淘梦、奇树有鱼、映美传媒、新合艺、七娱乐、十三月影视等纷纷获得融资,融资速度远远超过传统影视公司。

其实网络大电影low的阶段,网文、网剧也都经历过。在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洗牌,如今的网络大电影已经换了一副摸样,《灵魂摆渡·黄泉》《大蛇》等多元化作品的开始出现。

雅星平台现在的网络大电影,虽然是数量少了,但质量提高了;参与人数少了,但水平变高了!最重要的是,“垃圾”少了,环境好了,风气也端正了。

在这样的氛围里,扎扎实实干上几年,网络大电影也会跟网文、网剧一样,彻底改变整个行业格局。

文娱行业的变革与生机

“互联网+文娱”20年,看似繁荣的背后,其实是无数人用教训、智慧、经验走出来的血路。

反观下来,其实每过几年文娱市场都会迎来一次寒冬和变革,但总有人屹立山头不倒,也总有人厚积薄发趁势崛起!

腾讯和网易游戏分掉了原本只属于盛大的网游肥肉;网文因为时代变迁,从免费到付费,又从付费走向免费,一切都充满了未知数;斗鱼扛过了千播大战,也PK掉了曾经光芒万丈的熊猫直播;视频网站一路激进,从“复制粘贴”外网,到后来的“创新+摸索前行”再到如今的优爱腾“三分天下”。

雅星平台可以说文娱产业都经历了大起大落,每一个细分板块都是一出英雄逐鹿的精彩大戏。

再反观当下的影视寒冬,大家叫苦连连,其实大可不必。站在文娱大环境下,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迅速找到自己的定位,并跟上互联网的大趋势。

毕竟,互联网可以改变人们的阅读习惯,却改变不了人们对于好作品的追求,互联网可以改变人们的观影方式,却改变不了网友对于好电影的共鸣

原创文章,作者:柴叔se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xta.com/28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88888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8888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