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草稿

绝大多数创业者在初期创业时,对于自己的认知,从一开始的作坊式成长到后期的团队拓展,从市场营收结构与利润留存上面,总会被市场教育出一个真实的自己。

在保证初级订单的时候,一些传统创业者只是在贸易买卖中,来回导入导出,这是一个比较舒服,甚至于是超越属于融资成功的创业者工作状态。在这两个选择层面上,可以很快试验出自己的一个创业初衷和创业终局。

我曾建议一些创业者关掉公司去打工,特别是到这个行业的顶尖公司里面去锻炼,首先做一个优秀的职场人,其次才来做一个优秀的创业者。

从初级员工到企业高管的成长速度决定了以后你自己在市场上自我创业时,对于某一个单一岗位到综合性岗位的职能熟悉感,当然最重要的是,契约精神与工作制度。

往往一个优秀的企业都有吸引人才涌进的精神文化与保障制度,而一个创业者要从这个饱和幸福感的福利圈脱离出来,除了勇气,还有更加全方位的资源链接与人脉积累。

在市场化的竞争中,创业者是需要面对比自己更强的对手,也要适应创业环境的改变。

在什么时候应该是迅速扩张,什么时候应该是开源节流,这些问题始终是萦绕在创业者的心头,一开始的职业历练是能够让人沉静思考,而不是盲目自信,极度悲观,各种极端情绪来控制的创业路径。

人被情绪控制,企业的经营就会患得患失,几轮沉浮。

2

自动草稿

资本市场从来都没有投怀送抱,也没有雪中送炭,资本与企业的关系是内在合伙,搭档前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一些经典案例中,我们总能看到一些天使投资人的身影,只是很多创业者只是听说“创业是九死一生”,而真实的层面是“十死无生”,即使是活跃在投资圈最前沿的投资人,在失败的投资案例中是大过于成功的案例,只是多数人是选择性忘记,也是希望一笔属于自己的天使投资能够落到自己头上,对于跟他们的合影需求,大过于自己企业内部的运营需求。

预留属于自己的资本考验周期资金,这是我对很多融第二轮资金的创业者说过的话。

很多创业者的第一轮天使资金,只要是项目产品属于市场的投资风口期,的确是比较好融,但所有创业者的第二笔机构资金融资都会让自己难以忍受。

从专业角度来看,融到第一笔资金的创业者已经与其他早期创业者拉开了距离,但从机构资金投资赛道上面来看,其实这个创业项目才刚刚开始,特别是对于目前的创业目标,还需要去用天使资金来证明你的方案是可行,且可以被迅速复制。

机构投资人与个人投资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各自考虑的风险周期是不一样的。

以我在2019年参与一个国企一级投资公司对于民营企业投资时的情况,整个投资周期时间是两年,并且在安全垫层面是翻倍的保证。而个人投资人只要对自己负责即可。

所以,早期项目建议是第一笔资金能够拿个人投资人的钱,不要太计较股权,直接去拿到为止。

3

自动草稿

认知是唯一你不努力就会被垄断的精神财富,在书本里与理论细嚼慢咽,在社会上与人为师,认知能力的大小决定了你对未来目标的增长判断。我记得小米创始人雷军在公开演讲时,谈到“创业要做就要最肥的市场”,从创业天花板来看,一个做传统地推业务的传媒公司肯定是不能与一个做多种营销集合的提供商平台更有投资价值。

可是在创业之初,订单业务的利润率是远远超过综合性方案解决提供商,这一点在认知受限于自己的技能反应、价值观念和公司理念。

快速获得自我认知,在如今的信息流时代,的确是比较容易的一件事,但自我安慰性的刺激认知,总归是隔靴搔痒,在真正的公司运营上面,几乎是照搬照用,就会试错到破产。

所有的真知灼见都要经历,认知层面的真伪,就是一个属于每个创业者的试金石。

如当年我从教书匠走进创业道路,然后再从创业道路走进投资领域,更多的认知都是来源于不断地实践。

在我们身边能够积累原始财富的一群人,有些财富的聚集并不是大家很觉得高大上的行业,除却捞偏门的灰色地带产业,很多在初期创业的时候,就是在细分领域做到了技能上第一,其次才是获得订单的持续手段。

我一直阐述自己的是在“寻找垂直细分领域的小巨头”,在目前已发现的创业机会中,属于多数创业者的平台级商业模式在如今创业环境是比较稀少的,在细分领域开拓创新可能是创业者的首选。

其实,即使是电子商务的初期,也是在传统零售之间左右腾挪生存,所以真正的创业抉择从一开始的时候,只有你做别人不做的领域,才有可能从基础认知到迭代升级的过程,可以保持同行业绝对领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