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大学(曾经情怀满满的奇点大学)

奇点大学的对外宣传很简单:忘掉那些官方认可的研究院,来我们这里一展宏图吧!(所谓“奇点”,指的是未来人类与机器融合的那一刻,奇点大学正是以此概念命名)。在奇点大学的研究生课程(Graduate Studies Program, 简称GSP课程)上,你会看到谷歌(Google)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未来学家雷蒙德•库茨魏尔(Ray Kurzweil)登台授课;你会在某种组合智囊团和创业孵化器中工作,努力应对可再生能源和太空旅行这类宏大挑战。2009年,库茨魏尔在一次TED演讲中宣布了这项计划,他说,奇点团队已经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手中租下了校园用地,就座落在加州NASA山景城历史性建筑“一号机库”(Hangar One)东面。当年晚些时候,奇点团队一共收到了1200份申请(首届课程只招募40人)。

奇点大学(曾经情怀满满的奇点大学)

奇点大学校园

炒作归炒作,现实是现实。通过查阅以前未曝光的警方档案和其他文件,以及对部分在校/离校学生和工作人员的采访,事情的全貌逐渐展现在我们眼前:几乎从一开始,奇点的一些工作人员就无法抑制他们最糟糕的冲动。据称,奇点的一位老师对学生(该生现已离校)实施了性侵,一名行政人员窃款1.5万美元以上,一位前员工被指控性别和残疾歧视。谷歌2017年撤资后,奇点遣散了大约170名工作人员中的14名,暂停了GSP课程(现名为“全球解决方案计划”)。

灵魂尽失

校友表示,如今的奇点已变成一家营利性机构,主要活动是组织会议和行政研讨会。奇点目前正在考虑收购Abundance 360,这是一家由奇点大学联合创始人彼得•迪亚曼迪斯(Peter Diamandis)创办的研讨会公司。维韦卡•沃德瓦(Vivek Wadhwa) 2013年前一直担任奇点大学的学术主任,现在在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任教,他说:“奇点灵魂尽失,变成了营利性企业。”奇点首席执行官罗布•奈尔(Rob Nail)称,虽然奇点表示会严肃对待学校安全问题和任何相关指控,但其中大部分事情都过去很久了。奈尔说,他在谷歌终止每年150万美元的拨款前就已经准备暂停GSP项目,对其重新评估。GSP课程对参与者完全免费,大约一半的项目费用都依赖谷歌拨款。谷歌表示,今后将关注奇点的创业计划。2017年晚些时候,谷歌高级经理珍•菲利普(Jen Phillips)离开奇点大学顾问委员会,谷歌也不打算派人接替。

奇点大学(曾经情怀满满的奇点大学)

奇点大学首席执行官罗布•奈尔(Rob Nail)

奈尔指出,虽然GSP可能以网络课程的形式重新开办,但会务和高管教育(一周课程收费1.45万美元)将成为奇点的主要工作内容。奇点2017年举办了10场会议,2018年打算再举行18场。2月15日,奇点宣布获得由波音公司(Boeing Co.)和投资公司WestRiver Group领投的3200万美元风险投资。WestRiver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安德森(Erik Anderson)将取代迪亚曼迪斯担任奇点总裁。奈尔说,这些变化将帮助公司扭亏为盈,进而帮助更多的人。他表示:“若想真正发挥影响力,我们就必须采取可持续的方式。”此外,奇点和NASA的联系也不仅限于租赁。早期的GSP学生高度评价前宇航员丹尼尔•巴里(Dan Barry)的授课,他本是医生,被拒13次后入选航天飞机计划,有些学生将巴里视为他们的良师益友。

奇点大学(曾经情怀满满的奇点大学)

这是奇点大学联合创始人彼得•迪亚曼迪斯(Peter Diamandis)。他创办了一家名为Abundance 360的研讨会公司,而奇点大学正考虑收购这家公司

2013年,奇点就巴里涉嫌性侵法国学生娅塞明•贝达若格鲁(Yasemin Baydaroglu,2011年参加GSP课程)事件展开调查。之后巴里就再也没有登上过GSP的讲台。

贝达若格鲁称,2013年,在巴里的安排下,他们两人在巴黎见面。他俩一起骑自行车,然后去巴里下榻的酒店聊天。骑车时贝达若格鲁曾抱怨自己背痛,于是巴里就说自己当过医生,可以给她按摩。他说了很多正儿八经的医学术语。贝达若格鲁回忆道,自己一直将巴里视为导师,对他信任有加,没料到巴里居然开始摸她的乳房和私处。她落荒而逃。“我真没想到会这样,平时我都很小心,这次放松警惕了。”几天后她报了警,然后去看医生。

“她说的完全是子虚乌有,”巴里断然否认。他说,接下来的调查让“我和妻子在那段时间非常痛苦。”

《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见到了一份日期为2013年5月31日的医生报告副本,上面显示,贝达若格鲁有心理困扰的症状,据本人说是因为遭受了身体伤害。法国检察官办公室(Office of the Prosecutor)来函副本显示,由于有关机构未能找到巴里,法国方面拒绝继续审理此案。

贝达若格鲁也向奇点举报了这事,奇点随后展开内部调查。2013年6月,巴里退出夏季课程教学。奇点告诉学生他是因为个人原因离开教学岗位的,他太太生病了。《彭博商业周刊》见到的写给贝达若格鲁的一封电子邮件(日期为2013年6月22日)显示,奇点的一位人力资源官员告诉贝达若格鲁,奈尔认为“围绕被迫性接触这一核心指控的相关事实无法确定”,而他告诉巴里,情况表明巴里“缺乏判断”。该官员写道,巴里不会参加2013年余下的GSP课程,还要求贝达若格鲁不要与他人探讨此事。

邮件显示,为减少员工在校园发生“潜在亲密情况”的可能,奇点采取了种种措施,比如禁止员工在课后与学生独处、在教室安装监控摄像头等。贝达若格鲁说,奇点的回应让她十分沮丧,深感背叛。她说,最让人气愤的是“要我别谈论这事”。奇点拒绝讨论该案,只是说2013年以后巴里就没怎么在奇点工作了。

不复原貌

奇点的领导班子在金融实践方面也是劣迹斑斑。2009年奇点刚起步时,财务总监艾丽西亚•艾萨克(Alicia Isaac)个人购物时刷公司信用卡,刷了1.35万美元。随后的警方报告显示,她还私吞了一张开给奇点的2000美元支票,将现金据为己有。她帮助某人工智能研究所的总裁试图窃取近8万美元。警方在2009年逮捕了艾萨克;她对欺诈重罪的指控供认不讳。艾萨克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12年,奇点的另一位早期设计者——布鲁斯•克莱因(Bruce Klein)因在阿拉巴马州从事信用欺诈活动被定罪。如今他与奇点已经没有关系。早在2003年,奇点董事会成员纳温•贾因(Naveen Jain)内幕交易罪罪名成立,被罚2.47亿美元。贾因提出上诉,最后达成庭外和解。

2011年底,奈尔(曾帮助创建了一家自动化公司)与前维珍集团(Virgin Group)高管加布里埃尔•巴尔丁努奇(Gabriel Baldinucci)分别出任奇点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战略官。他们很快将奇点从非营利组织改为营利性共益企业(又称B型企业),也就是说,可以由私人认证机构证明奇点符合特定的社会和环境标准。

奇点大学(曾经情怀满满的奇点大学)

这是奇点大学的校徽和校训——为加速科技变化而准备人性

这些年来,有几位员工和巴尔丁努奇走得很近,他们一起住在加州阿瑟顿(Atherton)和伍德赛德(Woodside)租来的大宅子里,给这些宅子取名“SU Villa”(译者注:即“他的别墅”)。其他员工说,这帮人待遇优厚,但总的氛围对女性不友好。Kastner Kim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埃莉诺• 许尔曼(Eleanor Schuermann)接了一位奇点员工的案子。该员工称,奇点因为性别和残疾问题歧视她,同样一个职位,给她的薪水不及男员工,对她的投诉还予以报复。许尔曼向国家监管机构提交的文件(打官司的第一步)尚未公开。许尔曼也不愿透露客户姓名。她说,她从奇点另外两名员工那里也听到过类似的说法。奇点对该案不予置评,只是说公司一直努力支持女性。

一路走来,奇点早已不复2009年的面貌。当年,奇点首届GSP课程成功孵化了汽车共享公司Getaround,Getaround现已从丰田汽车(Toyota Motor Corp.)等投资者手中筹得了8500万美元资金。在次年GSP课程的开学典礼上,谷歌的佩奇说道:“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让人叹为观止,超乎我所有期望。”如今,佩奇与奇点毫无牵涉。库茨魏尔在参加董事会会议时不怎么讨论,很少发言。

奇点大学(曾经情怀满满的奇点大学)

奇点大学曾在中国选拔学员

奇点新任总裁安德森称,公司希望实现收入和社会目标。奈尔则表示,奇点将实现一些宏愿,比如公司在联合国抗击饥饿项目上投入了很多。不过他也认为,奇点可以做得更好:“我们还远远没有影响到我们学生所谈论的那十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