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刑法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到次要作用的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这里的辅助作用究竟是什么意思呢?研究透彻这个问题,有利于在共同犯罪中,正确区分出主从犯,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按照通说,所谓的起次要作用的从犯,其实就是指次要的实行犯;所谓的起辅助作用的从犯,其实就是帮助犯。

那么,什么是帮助犯呢?

实行犯与主犯区别(实行犯的概念)

第一,帮助犯没有实施实行行为。

在论述什么是帮助犯之前,有必要说一下,刑法理论对共同犯罪中的犯罪分子分类。根据犯罪分子在共同犯罪的分工,刑法理论通常将其分为四类,分别为组织犯、实行犯、教唆犯、帮助犯。

所谓的组织犯,就是在共同犯罪中起到组织、领导、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组织犯一律认定为主犯。

所谓的教唆犯,就是在共同犯罪中诱使本没有犯意,不打算犯罪的人产生犯罪,继而实施了犯罪行为的犯罪分子,教唆犯属于造意者,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被认定为主犯。

所谓的实行犯,就是在共同犯罪中具体实施了刑法分则条文中的构成要件中的行为的犯罪分子,譬如故意杀人罪中持刀杀人者,抢劫罪中持刀架在被害人脖子上的人,或者直接搜查被害人的口袋,从中劫取财物的人。

所谓的帮助犯,是与实行犯相对的,是指在共同犯罪中没有具体实施刑法分则条文中的构成要件中的行为,仅是在共同犯罪中协助实施犯罪的人,譬如在盗窃案件中负责望风,没有具体实施盗窃行为。在故意伤害案件中,负责提供作案工具,没有具体实施殴打行为。

因此,在具体案件中,正确认定帮助犯的前提,就是在正确认定某具体罪名的实行行为,只有实施非实行行为的犯罪分子才有可能被认定为帮助犯。

下面举几个例子,论述一下什么行为是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实行行为。

第一,2015年3月开始,曾某在家具厂中,未经某知名品牌许可,生产该品牌的电脑椅,然后雇佣李某,通过淘宝网店进行销售。2015年6月30日,办案民警根据举报,赶赴家具厂查获,当场起获涉案电脑椅65箱,共计价值人民币11099.2元。同时,根据淘宝网店记录,曾某、李某销售假冒电脑椅共计人民币433391.47元。李某的销售行为是不是实行行为呢?

第二,2014年3月某天,办案民警在黄某民、王某丽是夫妻关系。两人共同经营的华某数码店内查扣假冒华为手机597台、假冒步步高手机36台。经鉴定,以上假冒手机价格为人民币631800元。在这个案件中,黄某民负责进货、跟客户谈价格,雇佣并培训他人使用电脑软件给购进的无牌手机安装华为和步步高手机操作系统(“刷机”)后进行销售。王某丽负责柜台记账。王某丽的记账行为不是实行行为呢?

第三,2016年4月,瞿某民、余某义、袁某平共谋按股合伙从事假冒的“棒女郎”抑菌凝胶产品加工及销售经营活动。瞿某民负责产品销售,袁某平出面租得厂房,余某义负责收货发货。截止至案发,三人一共销售了956箱假冒凝胶产品,每箱50盒,合计销售价值549700元;被当场扣押87箱凝胶产品,折合销售价50025元。宋某林明知瞿某民、余某义、袁某平是在制造假冒产品,仍然销售包装盒、防伪标等包装材料给这三人。宋某提供原材料的行为不是实行行为呢?

第四,方某是一名制造销售假烟的老板。杨某辉是一名运输司机,其明知方某是在销售假烟,但为了赚取运费,仍然帮助方某先后4次运送假烟给客户。经统计,这4次共计运输假黄某王牌香烟3200条、假精白沙香烟2050条、假蓝白沙香烟1650条,货值金额合计347050元。杨某辉运输行为不是实行行为呢?

根据刑法规定,假冒注册商标罪,是指未经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行为。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所谓的使用,是指将注册商标或者假冒的注册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产品说明书、商品交易文书,或者将注册商标或者假冒的注册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等行为。从上可知,假冒注册商标罪的实行行为通常情况下分别为:第一,购进或制造侵权产品或生产侵权产品的原材料的行为,第二,购进或制造假冒商标标识及包装的行为,第三,将标识贴在假冒产品或包装上的行为。上述第一个案件中,曾某实施的是销售假冒产品的行为,不是购买侵权产品行为;第二个案件中,王某丽实施的是记账行为,不是购买、制造、贴牌行为;第三个案件中,宋某林实施的是销售原料的行为,不是购买原材料的行为;第四个案例中,方某实施是运输行为,不是购买、制造、贴牌行为,因此这四个人实施的都不是实行行为。

实行犯与主犯区别(实行犯的概念)

第二,帮助犯没有共谋行为。

没有实施实行行为的犯罪分子就一定是帮助犯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举一个例子,a、b、c、d、f一起密谋假冒注册商标,并约定a负责采购,b负责制造假冒产品,c负责销售,d负责记账,f负责运输,这种情况下,c、d没有直接实施实行行为,但两人明显不是从犯,应该定为主犯,既然是主犯,就不可能是帮助犯。为什么c、d在这种情况下,就不是帮助犯了呢。理由是c、d在实施盗窃之前,参与了共谋,后续的记账、运输行为只是五人在共谋之后分工而已。

因此,一般情况下,帮助犯通常是没有参与密谋的,而是别人产生假冒注册商标的犯意,确定实施制造假冒产品的方案之后,才参与进来,并且在参与假冒注册商标犯罪的过程中,没有实施实行行为的犯罪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