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全面取消计划生育(陕西产假168天文件)

近日,陕西省司法厅公布《陕西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其中,女职工生育三孩的,再给予半年奖励假;合法生育的父母在子女一至三周岁期间,每年给予父母双方各不低于三十天的育儿假等新条款引发关注。

陕西拟对生三孩女职工奖励半年假期

自中央提出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后,从国家及相关部委到部分地方政府出台实施了多种配套措施予以支持。

10月27日,陕西省的落地政策开始征求意见。陕西省司法厅在相关公告中称,为进一步提高立法的科学性和民主性,拓宽公众参与立法的渠道,广泛听取社会各方面的意见,提高立法质量,将陕西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起草的《征求意见稿》)全文公布,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截止日期为2021年11月27日。

在这份《征求意见稿》中,关于奖励生三孩女职工半年假期以及夫妻双方都能享有的育儿假条款格外引人关注。

《征求意见稿》明确,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提倡适龄婚育、优生优育,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女职工生育三孩的,再给予半年奖励假,其配偶增加护理假十五天。推行父母育儿假制度。合法生育的父母在子女一至三周岁期间,每年给予父母双方各不低于三十天的育儿假。

陕西人口的基本面

在《征求意见稿》中,陕西提到此举是为了落实计划生育基本国策,调控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优化人口结构, 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促进民族繁荣与社会进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等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结合本省实际,制定本条例。

落实国家政策不难理解,但半年的奖励假、育儿假等举措是结合了陕西省什么实际而制定,目前陕西方面没有透露更多信息,但从陕西人口的基本面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

“七普”数据显示,陕西省人口总量为39528999人,接近四千万,与2010年的“六普”相比,十年间陕西共增加2201621人,增长5.898%,年平均增长率为0.59%。与2010年相比,陕西人口占全国的比重从2.79%上升到了2.8%。

男女比例方面,相较于全国,陕西的比例更为平衡一点,2020年,陕西男性人口占比51.17%,女性人口占比48.83%,性别比为104.79。与第六次人口普查的106.92相比,下降2.13,当时的男性人口占比51.67%,女性人口占比48.33%。

而在年龄结构方面,陕西的少年儿童人口(0-14岁)、青壮年人口(15-59岁)、老年人口(60岁以上)的占比分别为17.33%、63.46%、19.2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3.32%,已逼近14%的“深度老龄化”国际通行标准。

出生率方面,2019年陕西的出生率为10.55‰,虽然跑赢了10.41‰全国数据,但在近三年间陕西省的出生率是不断下降的,2017年这一数据为11.11‰,2018年下降到10.67‰。

除了假期各地还有什么“招”

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除了陕西,不少地方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除了假期,有些地方政府甚至拿出“真金白银”奖励生育三孩的家庭。

今年9月,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出台《临泽县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实施意见(试行)》,对在临泽县公立医疗机构生育二孩、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二孩每年发放5000元育儿补贴,三孩每年发放10000元育儿补贴,直至孩子三岁。

不仅有育儿补贴,还有幼儿园资助、购房补助等。该试行意见明确,生育二孩、三孩的临泽户籍常住家庭,在临泽县城区购买商品房时给予4万元的政府补助,在各中心集镇、屯泉小镇、丹霞康养村等集中居住区购买商品房时给予3万元的政府补助。 临泽县不是第一个明确给三孩育儿补贴的地方。此前,四川省攀枝花市公布《攀枝花市发放育儿补贴金实施细则(试行)》,对按政策生育二、三孩的攀枝花户籍家庭,每月每孩发放500元育儿补贴金,直至孩子3岁。

深圳则是提出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深圳市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行动计划(2021-2025年)》提出,要加快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建设生育友好型社会。

深圳统筹规划建设婴幼儿照护服务设施,拓展供应渠道,鼓励幼儿园(幼儿中心)开设托班,鼓励用人单位为职工提供福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加强政策扶持推动普惠托育机构、企业自办托育园建设。完善家庭科学育儿指导服务网络建设,继续推进母婴室建设和管理,提升母婴服务质量和水平,推广移动母婴室。根据相关目标,到2025年,深圳将实现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社区全覆盖。

假期能提高生育意愿么

各地的政策导向很明确,鼓励家庭在现行计划生育政策下多生孩子,但各地出台的政策能有效提高家庭的生育意愿吗?

在海报新闻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发现,多数受访者认为需要这些奖励政策,但仅有这些奖励政策还远远不够。

一位家住西安、5岁孩子的妈妈孙瑶向记者表示,家庭没有再生育的计划。孙瑶表示,阻碍自己再生育的主要原因是经济压力,此外还有精力方面的顾虑,“养娃太烧钱了,不想再为了生娃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另外也不能都耗着老人帮忙带孩子,他们年龄也大了,好不容易带出一个,也该自己享受享受晚年生活了。”

而另一位身在福州的、家有2岁女儿的妈妈则表示,根本原因还是经济,“精力方面好解决,花钱雇人带呗,我身边有多个孩子的家庭,孩子一出生就雇育儿嫂,一下雇了三年,一个月五千的费用对于很多家庭肯定是存在不少压力的。”

除了妈妈,一些爸爸同样向记者表达了这样的观点,“政策鼓励多生育是好的,总比没有政策强,但单纯的奖励假期是远远不够的。”

还有一些身在职场妈妈,表达了对职业方面的担忧,担心过长的假期对女性职业规划会产生不利影响,在职场中会遭受性别歧视。

西安二孩妈妈李栎表示,自己的产假从未休够。按陕西现行条例,女性生产时可获得168天产假,“我基本上就是三个月就回归职场了,没有办法,企业就是这么残酷,即便公司没有要求,我也担心过长的假期后自己会跟不上工作节奏。”